免费测评
点击进入
咨询热线:13601368919

阿斯的困境

联系电话
13601368919
二维码

  在机构里被当做自闭症接受训练的至少有20%都是阿斯伯格儿童,阿斯是随性的、胆怯的,阿斯同时也是充满灵性的、具有天赋的。阿斯并不需社会的过度关注,甚至不要那个“自闭症谱系”的标签,更不需要刻板、机械的训练。阿斯需要的认同、理解和接纳,以及实现与他天赋匹配的人生价值。但这一切,都需要从弥补他的短板开始。


阿斯伯格综合征(以下简称阿斯),是由奥地利精神病学家阿斯perger于1944年首先提出。美国比欧洲晚很多年才将阿斯从自闭症中分离出来作为单独的亚型,但最近几年又取消了阿斯的独立称谓,列在了自闭症谱系目录当中。这样做使得很多早期被鉴定为阿斯的人士感到不适,他们更喜欢代表着“与众不同”的阿斯标签,而不是自闭症。


说到阿斯人们会联想到诸如牛顿、梅西、朱德庸、比尔盖茨等这些所谓阿斯伯格名人,他们在各自领域成为了佼佼者,却没有像康复机构里的孩子那样成为需要帮助的特殊人士。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轻重程度问题,而是因阿斯的不同特质、不同优势、不同的短板和不同的后天成长环境共同作用形成的。


其实阿斯是有着近似特质的一个群体,相同的特质下还要根据不同的成因进行分类。正常人中有一部分人也有阿斯的特质,比如说乔布斯,还有和他共同创建苹果的沃兹,就是两种不同类型的阿斯,当然还包括上文说到的那些成就非凡的人物。所以,如果有人坚称阿斯是自闭症,一定会有很多阿斯人士持反对意见。

 

目前医学界缺乏6岁以下阿斯的诊断标准。对于大龄阿斯的鉴别,也只是通过众所周知的一些典型表现进行诊断。但阿斯的发展障碍和他的天赋一样并不拘泥于统一的模式。例如:

 


阿斯的一些奇怪想法和行为源于他们对很多事物的理解存在着令人惊异的独特性。从事自闭症诊断的专业人士认为,自闭症之所以不能与智力发育障碍挂钩,皆是因为有超常智力或平等智力的群体存在。其中所谓超常智力,就是指的阿斯群体。其实不是每一个阿斯都有超常的智力,即使在某方面显得优于常人,也只是发展不均衡。比如理解力,又细分为概念能力、判断能力、推理能力、想象力、洞察力、共情力、类比力、解释力、归纳能力等等,是多维度的。理解力的失衡发展才是导致阿斯在某方面能力远远超于常人,但某些方面看上去却像个孩子的原因。

 

阿斯的独特还来自于他其他的特质。如果把人的心智看做一个CPU处理器,阿斯就只有理性算法,在感性算法上显得拙笨和幼稚。这导致他在某方面运算能达到了量子计算的程度,但在其他一些方面看上去却只是个计算器。这就是阿斯高能力和心智幼小的本质。而且阿斯这个CPU是单核的,或者说是单线程的,一次只能专注一项任务。因此阿斯们在大部分时间里都在处理关于“自己”的业务,只用很少的资源去思考“别人”。就是他们不能有同理心、不能与人亲密接触的根源。


这些特质会使他们的学校生活面对比其他发展障碍更为严峻的挑战,然而这也并非一无是处,也正是这些特质能够使他们中的一部分成就非同凡响的伟大事业。



轻度阿斯在幼年期的表现很容易被家长忽略,家长只是感觉有些不同,但很少会去医院就诊,但即使去了医院也会因医生缺少幼年阿斯的鉴定标准很难确诊。年龄大一些上了小学低年级学习也能跟上,甚至有些机械记忆优秀的孩子成绩还能领先,只是和同学交流少,或不受同学喜欢。但到了小学高年级或初中开始,无论是学习成绩还是情绪、行为问题,甚至是生理问题都接踵而来,家长才感觉到真正的挑战刚刚开始。那些能顺利上完小学但在初中出现问题导致辍学的,除了ADHD外,大部分都是轻度的阿斯孩子。一般的孩子越大越容易带养,越容易与社会融合,而阿斯的孩子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走向了反面,有些孩子初中的三年糟糕的程度就像滑滑梯一样,越来越无法控制。


中、重度的阿斯儿童的境遇更是不容乐观。他们或被诊断成重度ADHD,长期依靠神经类药物控制情绪和注意力,或因显现出一些与自闭症相似的行为特征,被诊断成自闭症进行机械、刻板的ABA训练,阿斯的智力优势和自由天性最终被扼杀。


阿斯专项评估与训练

很多上小学一二年级的孩子找到我们,他们的障碍程度较轻,主要是一些注意力、自控力的问题,智商测试成绩不低,但就是上课坐不住,爱发脾气,比较随性、比较胆怯,一般被医院鉴定为ADHD。其实这些孩子有相当一部分就是阿斯儿童。这种孩子的家长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孩子送去专门的自闭症学校进行康复,而感统和脑波反馈这样的训练对阿斯又完全没有效果。


阿斯既有多动障碍的注意力和情绪问题,也有自闭症的社交和刻板特质。家长需要确保的是在参与任何训练之前,将他们从自闭症和多动症中分离出来。充分的了解孩子,重新判定他的优势与短板,以便能够制定精准的康复方案。


在我们接收的孩子当中有三分之一以上都是阿斯孩子。


阿斯的品行障碍和情绪问题

处于青春期性发育成熟的阿斯是让家庭濒于崩溃的危险因素。他们中的一部分成为危险分子,纵火、开煤气都是他的选项。或是旁若无人的在大街上便溺,或是在学校里毫无羞耻的谈论着所有他见过的男女生殖器,包括自己的父母。在招惹同学后显现出幼稚和怯懦导致成为校园霸凌的对象。当有人愿意保护他时,他会毫无是非观的愿意为这个人做任何事。偏激、狂躁、抑郁甚至精神分裂成为这个时期阿斯儿童最高危的心理问题。网瘾、辍学、吸毒甚至犯罪成为这个时期阿斯最高危的行为问题。以至于有家长说:“我已经不再关心学习问题,我最担心的是我孩子未来可能不是在看守所里,就是在精神病医院”。




大道至简 语出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