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测评
点击进入
咨询热线:13601368919

理念的逻辑

联系电话
13601368919
二维码

 我们的训练理念遵循着非常简单的逻辑:如果一个孩子先天流体智力有一项或多项偏弱,或发展不均衡,形成短板,就会导致技能、语言、规则及社交等晶体智力的发展落后。显现出心智幼小、多动和情绪障碍及学习困难等问题,严重的还会出现自闭症行为。我们的方法是通过精准评估找到孩子问题背后对应的靶向流体智力,再通过精准训练弥补流体智力的短板,使其自主发展晶体智力。


认知神经科学


随着高分辨率脑成像技术、光遗传学技术以及各种便携式脑科学设备等一系列无创性技术的进步,人类终于可以看到大脑内部是如何活动的,它跟人的智力、意识、情绪以及行为有着怎样的对应关系。这一切使得大脑研究在近年来不断有了突破,也使我们获取了大量的相关资源、知识,并将其转化为技术能力。我们的训练就是以认知神经科学为基础、针对认知发育障碍儿童的大脑康复训练系统。



智力的层级


美国的心理学家雷蒙德•卡特尔提出了流体智力和晶体智力的智力结构理论。流体智力是指受先天遗传因素影响较大的智力,以神经生理为基础,随神经系统的成熟而提高,并具有遗传因素。包括知觉、记忆、推理、运算速度、识别图形关系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基础能力。晶体智力是指掌握社会文化信息和经验而获得的智力,包括技能、语言、常识、规则等。晶体智力是在均衡、完整的流体智力的基础上自然发展而成的,是流体智力对外界信息的接收储存、加工计算的结果。



其实智力也仅仅是众多问题的其中一个维度,因为一个孩子的自控力,即自动抑制情绪、遵守规则的能力;意志力,即坚持、坚忍、遇到困难不退缩的能力,以及专注力,即注意力的稳定、广度和转移能力等与流体智力一样具有先天和基础的属性,这些能力偏弱同样会形成短板。为了方便表述,我们将这些基础能力和流体智力统称为底层能力,将晶体智力表述为表层能力。


康复体系

为了应对不同障碍、不同维度的底层能力偏弱或发展不均衡形成的能力短板,我们提供完整、全面的功能性评估与测评,找到需要获得提升的领域,并据此提供量身订制的训练方案。所有方案都出自于我们的六项加工系统,即理解加工、自控加工、专注加工、语言加工、情绪加工和社交加工。而这六项加工系统分别对应着大脑六个维度的功能。



  处在最顶端的是精准评估系统,是所有加工系统的基础和前提。通过精准评估先找到认知落后、行为问题、语言输入和加工以及社交困难等障碍背后对应的底层能力的缺失,使我们能够清晰、完整的了解每一个孩子木桶短板、问题所在,为他们量身定做精准的训练方案。精准评估是精准训练的基础。在训练时间相同的情况下,“精准”的评估和训练,才能保证“高效训练”不成为一句空话。


  一棵小树成长为参天大树的过程中,我们不可能规划和掌控每一片树叶和每片叶子上的细微纹路的生长。我们能够做的只是“向树根浇水”,给树以充足的养分令其自然生长枝叶。我们的自控加工系统、专注加工系统、认知加工系统、情绪加工系统就是负责“向树根浇水”,以提高最基础的、与生俱来的底层能力,弥补短板,使其达到均衡。这将使儿童的主动学习能力和思维能力得到自然提升。


  语言加工、社交加工系统是“让大树枝繁叶茂”,即在流体智力恢复均衡的基础上,创造自然、接纳的学习环境,让儿童能够感知到环境信息、加工这些信息,使生活技能、语言能力以及对规则的遵守等后天的晶体智力自行弥补和发展。


与ABA的不同

关注点不同

ABA(应用行为分析)是传统的训练自闭症儿童的方法,其训练目标是减少孩子不当行为,增加正向行为,并教授基本生活技能,以减轻他人帮助。因此,ABA最关注“技能”和“行为”两个方面。对于自理能力差的孩子教授自己如厕、自己穿衣等生活技能;对于无指令的孩子强调“听从指令”的技能;对于认知能力差的强调“认物”技能,就是从图片开始认识生活物品,比如记住苹果是什么形状和颜色,再泛化到实物;对于无语言的孩子强调“仿说”和“发音”技能。在“行为”方面,对于刻板行为、重复行为、怪异行为以及情绪导致的行为进行矫正。


大语关注的是“意识”和能力,即控制、改变行为的意识和学习、使用技能的能力。比如ABA训练穿衣服是从内衣到外衣依顺序自己穿好。而大语训练的是孩子具备主动穿脱衣服的意识。要出门,自己意识到得先穿好衣服再走;天变了,自己意识到需要增减衣服或向大人求助。再比如ABA教孩子认识红绿灯,而大语训练孩子过马路时危险和等待意识。至于怎么穿衣服、怎么分辨红绿灯,可以进行ABA训练,当然也可以让孩子具备自主学习的意识后自主发展这些技能。毕竟穿衣服、过马路属于表层的晶体智力范畴,孩子一旦具备了均衡的流体智力,可以自主发展上述技能,无需专门教授。


ABA采取的是不去管底层能力,直接让孩子习得表层的技能。而大语采取的是不管表层技能,针对偏弱的底层能力进行弥补,提升意识,让孩子自主发展表层技能。两种训练方式在某种程度上存在互补性,同时也分别适应不同类型和程度的儿童。


适应性不同

婴儿一出生大脑神经元细胞就开始进行“疯狂”连接,2岁到5岁达到顶峰。此时神经元连接的密度很大,但就像房间布线一样,冗余杂乱,效率不足。这时大脑就会自行根据“用进废退”的原则,将不经常使用的神经元像剪去多余的树枝一样去除掉,留下真正需要的布线,以增加神经网络的效率。这个过程叫做“突触修饰”,6-8岁完成第一次、也是最重要的修剪。第二次修剪到青春期,主要是前额叶等较为高级的脑区,负责冲动控制、组织计划等大脑功能。


以上就是大脑的“可塑性”,是指不断的引导、使用大脑,完成与认知相关的任务,那些连接会自动被加强,就会引起大脑的正向改变。反之,如果不能让大脑完成复杂及多维度的任务,大脑总处于低活跃状态,那么大脑就会认为与之相关的神经元没什么作用,用不到的地方就会被修剪。


在机构接受干预训练的孩子绝大多数是3-7岁的幼儿,大脑正处于第一次修剪阶段。除了重度患儿外,有很多中轻度和高功能的孩子,具备一定的基本认知能力。ABA“强化物”+“条件反射”的训练体系是对语言、技能及行为的“模仿”式学习,大脑使用最多的是机械记忆部分,不涉及理解力,因此参与度较低。孩子的大脑常年没有机会参与到复杂任务和高级别活动当中,大量的神经元就会被大脑认为“是多余的”而被削减掉。因此,ABA的训练体系的教授方式更适合重症问题,并不适合中、轻度的障碍儿童。


大语的训练遵循了认知神经科学理论的各种应用范式,让孩子不断完成稍高于自身能力的训练任务,让大脑充分的参与到高级别活动当中,促进神经元的有效存留,适合高能力的中、轻度障碍儿童。但对于严重障碍儿童因孩子的能力无法适应、无法完成最初级的训练任务,有可能使训练难以实施。


因此,如果孩子认知能力极低,完全无指令性,几乎无回归社会的可能,这样的孩子更适合ABA这种教授方式,对表层的技能、行为和图片认知进行训练,以减少家庭负担。如果孩子有基本的认知能力,能够完成级别较高的训练任务,需要提升更高级、更抽象的意识、心智和语言能力,更适合使用大语的训练方式。





大道至简 语出自然